今天是:
消防专题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>  0>>  消防英模

平凡的诠释——追忆我们的战友代守信

来源:  发布时间:   作者:

编者按:佳木斯市公安消防支队后勤处处长代守信同志,多年来兢兢业业,忘我工作恪尽职守,履职尽责,无私奉献,是当代公安消防警官的优秀代表。在十八大消防安全保卫战和部队正规化试点单位建设期间,他带病坚持工作,先后两次因过度劳累导致胰腺疾病复发,特别是在筹备全省公安消防部队正规化建设现场会期间,他多次因高烧晕倒被送往医院急救。在病情已经十分严重的情况下,他不顾战友和领导的劝告,仍然一边打着吊瓶一边坚持工作,有时还不顾病情仍旧像往常那样加班加点,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工作岗位一步。艰巨的任务没能击垮他,疾病的剧痛没能击垮他,病魔的噬咬没能击垮他,他以钢铁般的意志坚守着自己的岗位,以磐石般的信念恪守着自己的职责,以青松般的高洁诠释着公安消防人的情怀。2012114日,代守信同志经多方抢救无效而英年早逝。代守信同志用忠诚践行了消防警官的庄严承诺,用行动履行了公安消防的神圣使命,用平凡书写了无怨无悔的壮丽人生,用生命筑起了对党对人民赤胆忠心的不朽丰碑!他是一名永远屹立不倒的钢铁战士,他是一名值得我们学习和颂扬的时代楷模,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……

平凡的诠释

——追忆我们的战友代守信

代守信男,19689月出生, 198711月入伍汉族,中共党员,现任佳木斯市公安消防支队后勤处处长。入伍25年来,他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,先后次荣获嘉奖,多次被评为优秀警官、优秀共产党员。一个又一个荣誉,象一个又一个踏实的足印,镌刻在代守信的人生旅程上,外人所见,也仅仅是这些荣誉所代表的光环,而这些光环的背后,是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……

成长,因为追求而嬗变

黑龙江省汤原县有一个偏远的小镇叫鹤立镇,代守信就出生在这里。东北农村淳朴的民风,在小守信的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象许多农村孩子一样,代守信完成了初中学业后就开始面临着就业的抉择,或者在家务农,或者走出去,寻找不一样的生活和梦想。那一年,代守信19岁,带着对大千世界的向往和幸福生活的渴望,应征入伍并进入消防部队,开始了他二十几年的从警生涯。

入伍后,一个全新的世界向代守信敞开了怀抱,他被分配到了哈尔滨市公安消防支队——在省会城市工作,这对于一个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,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很清楚。他也十分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,在工作中勤奋敬业,在训练中积极刻苦,在战斗中英勇顽强,经过自身的不懈努力,代守信得到了各级领导和战友们的认可,并由于工作表现优异,入伍3年后被推荐学习提干。

学习提干,是从战士向干部的一个跨越,这一步迈出去,代守信就能够有更长的时间和更多的机会留在部队,继续追求自己心中的梦想。于是,他给自己定的目标更高了,给自己提的要求更严了,于是,在警校的操场上,战友们经常看到他不高大却坚毅、不强壮却坚定的身影出现在训练场上,单双杠、俯卧撑、仰卧起坐、5公里长跑……他每天都给自己吃小灶,并最终在毕业考试时,取得了全部科目优秀的好成绩,被评为优秀学员。

毕业后,代守信被分配到佳木斯市公安消防支队三中队任职,后来调任后勤处装备科,历任助理员、副科长、科长,无论在什么工作岗位上,只要是组织需要、工作需要,代守信都会任劳任怨,毫无保留地忘我工作。寒来暑往、秋去冬来,二十几年时光弹指一挥间,在基层,在机关,一直到升任部门领导,代守信几乎没有休息过一个完整的节假日。

时间在流逝,任务在变化,面对着越来越繁重的工作任务、越来越快的工作节奏,代守信唯一做的就是越来越晚地下班、越来越少地回家,与之相对应的,却是越来越突出的工作业绩。25年的时光,把一个农村孩子雕琢成了一名成熟的消防警官,把代守信变成了消防事业的忠诚守护者,他用行动证实着自己的誓言——“是部队将我培养成为一名消防部队的干部,除了这身军装,我没有别的,只要不脱下它,哪怕只剩下一秒,也要把工作干好。

恪职,因为忠诚而坚守

对于一名军人来说,最高的价值追求是荣誉,最可宝贵的品格是尽职。在和平年代,军人不用在炮火硝烟中战斗,接受枪林弹雨的洗礼,而消防部队,却时时刻刻为了守护平安而战斗。有人这样形容消防官兵,不是在战场战斗,就是在奔赴战场的路上。没有一个消防兵能不和火打交道,这是他们的天职,代守信也不例外。

1998131,是铭刻在佳木斯消防史上重要的一天,这一天,佳木斯市华联商厦发生大火。已经是中队长的代守信带领官兵迅速到达火场,此时大火已经呈立体燃烧,整个建筑物就是一个大型的火炬,火焰冲向天空,外墙上烧化的玻璃碎片散落一地,并随时有其他杂物落下,巨大的热量改变了空气的流通,急速的风挟着隆隆的巨响,慑人心魄。代守信带领着党员突击队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。虽然是天寒地冻、滴水成冰,但是由于火势太过猛烈,只是在前沿战斗一分钟,那种炽烈的熏烤,也让人难以承受,代守信让身后的战士向他射水降温,而他则坚守在自己的阵地,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面,只是保持着一个姿势。随着火势的发展,现场指挥部调整战斗部署,代守信所带领的中队被调到火场南侧,负责堵截和扑灭四楼、五楼的火势。他又不顾浑身湿透,在凛冽的寒风中,登上云梯继续战斗。数九隆冬,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很快把他身上的战斗服变成了冰棒,可他依然咬紧牙关坚持战斗,直至大火被完全扑灭。当战斗结束时,代守信整个人都已经冻得有些僵硬了,被紧急送到医院进行治疗。得到消息后,她的妻子急忙赶到医院,看到在病床上的代守信,眼泪流了下来,哭着说:你干嘛这么拼命啊,就你能干,别人都没你强,你说你要是有个什么的,你让我可怎么办啊。面对着妻子的娇嗔和责怪,代守信宽慰妻子说:我这不是没什么事么,养一养就好了,你老说我总没有时间陪你,正好,这段时间就可以天天陪你了

1998年底,代守信调任支队后勤处任装备科助理员,并要求元旦后报到。1999年元旦,是代守信在中队的最后一个节日,过完了元旦,他就要离开这些一起战斗、生活的兄弟们了。晚上18点,正当大家欢闹时,佳木斯广州新天地商场发生火灾,有人员被困,情况十分紧急。代守信命令大家登车出发,这时,指导员一把拉住了他,对他说:你就别去了,明天你就去支队报到了,你就守好家吧。代守信听后,摇了摇头说:这不是没到明天么,我在这一分钟,也是中队长,有火情了,我就要出警,兄弟,心意领了,走吧”……这个元旦,代守信又一次和战友们践行了救民于水火的铮铮誓言。

无论是冲锋还是坚守,也无论是战斗还是训练,代守信所做的,都是认真地履职尽责,在自己的岗位上,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。一点萤火或者只是黑夜的装扮,可是,如果成千上万的萤火虫都散发着自己的光芒,那么这天地间,必然是别样的景象。

奉献,因为无私而壮写

人的成长就像走上山的路,只有踏踏实实地走好每一步,才能够始终保持着向上的姿态。可是,支撑人能够不断向上的又是什么呢?是信仰,是忠诚,是执着——人倘若做一件事并不难,难的是对一种事业的执着追求。

2008年,代守信被任命为专职纪委副书记,主持支队纪检委工作。从他上任的第一天起,就有人对他说:搞纪检可是个得罪人的活啊,哪象你在后勤那么滋润。代守信的回答却是沉默。在他的心里,有一本自己的帐:一支队伍要想有战斗力,自身必须过硬,纪检工作正是支队党委的重要抓手,得罪人不要紧,关键是要通过工作使部队更有战斗力。在他的推动下,支队成立了纪检合署办公室,整合各部门有效资源,提升了工作效率。而他的生活却更加不规律起来,经常起五更爬半夜地出去督察检查。妻子和女儿经常抱怨:本以为你当领导了,可以休息休息,多多照顾一下家里,可现在你更忙了,见你个面都跟过年似的,家里什么都指不上你!每当听到这些,他总是报以歉疚的一笑,之后,依旧不分白天黑夜地忙碌着。

人的机体就象一台精密的机器,如果长时间高强度地运转,部件就会磨损。代守信就象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,日积月累的劳累在慢慢地透支着他的生命。而每一次,他都不当回事,吃点儿药就挺过去了。2011年,他在体检中查出胰腺炎,医生要求必须休息。可他却在家呆不住,没过两天,又跑到单位忙上了,妻子和女儿都劝他,明年你就要退了,还这么玩命,你要是垮了,谁能管我们娘俩啊?代守信却总是说:工作这么忙,我也呆不住。再过一年多,我退了,咱买台车,我拉你们出去旅游去。

2012年,是代守信军旅生涯的最后一年,这一年,他已经达到了副团职干部的最高服役年限,他带着家人旅游的许诺很快就要实现了。3月份,病痛的折磨让代守信愈加消瘦,医生要求他放下工作住院治疗,可他仍然不以为意,还经常把护士请到办公室,一边工作一边打吊瓶。在十八大消防安全保卫期间,支队被总队确定为正规化建设试点单位,正规化建设离不开后勤保障,身为后勤处长的代守信变得更加繁忙起来。东风大队、桦南大队两个试点单位,他不知道跑了多少趟,小到门牌标识,大到车辆器材、营区营貌,他都要仔细地检查核对,有些同志不解地对他说:购买物品花多少钱,支队党委都已经开会讨论过了,你正常花就完事了,干嘛还要这么较真儿呢?他总会说:支队钱紧,能省点儿就省点儿,就这样,他带病坚持工作了140多天,期间就是病情反复了,他也只是晚上打针输液,白天仍然在一线工作。支队领导多次要求他休假疗养,他总是大咧咧一笑:没事,忙完再说吧。今年是我在部队最后一年了,完成好正规化这个大活,就算画个句号了。转业了,有得是时间休息。可是,还没等到他有时间休息,上紧的发条就绷断了,在正规化现场会即将结束之时,代守信因突发高烧神志不清入院,确诊为胰腺癌晚期,经多方抢救无效不幸逝世——这名为消防事业无私奉献的军人,以悲壮的方式告别了自己的军旅生涯甚至与人生作别,却永远地欠了家人一个无法实现的承诺。

代守信,只是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个,是消防部队中平凡的一个,普通得过目即忘,平凡得质朴无华。正是这平凡普通的水滴,折射出了太阳的光芒,汇聚成了漭漭巨流,一泻千里、奔腾不息……

代守信深入基层部队检查执勤战备情况(右三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