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消防专题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 >>  0>>  消防英模

我把一切献给你——访绥芬河大队防火参谋丁宁

来源:  发布时间:   作者:

  初识丁宁,是在采访牡丹江市消防支队清剿火患行动的过程当中。当时的他作为业务骨干,刚刚被支队从绥芬河消防大队抽调出来,成为清剿火患”3个攻坚组之一的攻坚成员。在新东方宾馆时,为了给辖区公安派出所民警们讲解如何检查单位的消防隐患,他居中侃侃而谈——思路清晰、头脑灵活、精通业务,这是笔者旁观时对他的感受。

牡丹江市消防处处长常绍东也不吝对他的赞赏,一再对笔者说:别看丁宁年轻,业务能力一点不比老同志差。而且他也特别不容易。从常邵东的话里,笔者听出,这个丁宁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及到午饭前半个小时,在笔者的请求下,他才抽出半个小时时间,跟笔者聊上一聊。

150125

1980年出生在哈尔滨市依兰县的丁宁,一直以来都是个认真踏实的好孩子。2002年,他将要从黑龙江省建工学院毕业时,也曾有过短暂的迷茫,不知道自己未来要选择什么样的职业。直到有一天得知消防部门招收入伍大学生的消息时,他形容自己心一下子清明起来!对,就到消防部队去!于是,他跟父母连商量都没商量便去报了名。

  之所以会这样,源自于他内心深处一直存在的消防情节。小时候,家的附近就是消防队,算起来与部队做邻居有四五年之久。每天一出门,就能看到一身橄榄绿的消防军人。他们要么是在爬梯子,一遍又一遍,风霜雨雪一概不误;要么是行动迅速地出警灭火就任;要么就是刚刚从火场中回来,年轻的面庞上黑黑的。还有就是,在他们的眼中,看到的只有朝气、勇气、自豪之气……

  这才是好男儿该去锻造的地方!报名之后,丁宁开始有点担心。当时的他体重150多斤,是个胖小伙。要想顺利进入消防部队,一定要通过两个月之后的身体素质考核。决不能让体重成为绊脚石。丁宁一咬牙,对自己开始了魔鬼式减肥锻炼。每天早上起来先跑一个小时步,然后做器械,晚上也是如此这般。每次锻炼下来,浑身大汗,好似水洗一般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2个月后,丁宁硬是凭着旁人难以坚持的毅力将体重减到了125斤。也因此如愿以偿,成了一名消防军人。

  什么叫无上荣光!就是丁宁当时的感觉!

  成长加速度

  20027月,入伍后的丁宁跟同批战友们被送到西安消防指挥学院培训了4个多月时间,12月分配到绥芬河大队。刚开始只是从事内勤工作,但好学的他经常利用晚上将老参谋制作的消防监督执法卷宗、写过的工作总结、工作汇报抽出来,当作学习资料来琢磨钻研。一年之后,付出有了回报。丁宁被调任外勤,从事消防监督执法工作。如果说原先只是学习理论,这时的他便开始了联系实际,由于法律法规学得踏实,在对社会单位的监督检查中,得心应手,深受企业信赖。工作越干越精,越干越实,丁宁多次被牡丹江支队当做业务骨干所抽调。因为勤学习,爱钻研,他在部队中快速成长起来,从学生成长为新兵蛋子,又从新兵蛋子成长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消防监督员。在绥芬河大队工作期间,他几乎没有休息时间,经常利用周六、周日处理列管单位在正常工作日中没处理完的事务,并上门为企业处理问题,出谋划策,排除隐患。对待41家列管单位,他更是做到了熟悉熟知

  丁宁同时还负责建审工作。绥芬河建设项目很多,白天忙着日常的监督检查,没时间审核建设单位上报审批的图纸,怎么办?只能利用晚上的时间,于是,工作到半夜12点几乎成了一种常态。付出自然有回报,丁宁的工作能力很受支队领导的认可,也获得了一些荣誉。2009年,曾在支队组织的消防监督岗位练兵知识竞赛中,获得团体第一名、个人第一名;2010年,他被评为龙江红门先锋消防监督先进个人;2011年上半年,被支队评选为双十佳(十佳军嫂和十佳岗位能手)。

  顾得与顾不得

  身为军人,有天职在身,注定要在工作和家庭上分别加上顾得顾不得的前提。丁宁也毫不例外。谈及家庭,他的眼圈立刻红了起来,而后,眼泪便在眼圈中打转。正如常邵东所说,丁宁确实是个不容易的人。

  在今年4月份妻子单位的一次例行体检中,比丁宁还小一岁的她竟然被发现身体内长了一个肿瘤。当地的医院不敢确定到底是良性还是恶性,便劝她找哈尔滨市的大医院确诊一下。听到消息的丁宁顿觉眼前一黑。他想起这么多年来,自己为了忙工作,为妻子和家庭的疏于照顾,就是妻子怀孕时,他也没领她做过一次孕检。就连妻子生产当天,他还是上午才匆匆赶到医院。儿子在下午一点半左右出生,看了儿子一眼后,他马上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。这些年,作为妻子看到丈夫全然不顾小家,要说一点怨言没有那是假话,但她只有在特别无助时才会发发牢骚,之后仍一如既往地支持自己的工作。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女人!而现在,竟然有可能得上绝症,丁宁的心一阵阵地发紧。

  要去哈尔滨市检查,作为丈夫本应陪同。可是,想到单位现阶段的工作任务,几次想跟领导开口请假的丁宁终于没能开得了口。病无论如何是不能拖的,于是,身体不太好的岳母便陪着妻子上了路。由于多方面原因,在哈尔滨市的诊断并没有完全明确,妻子和岳母只好回到绥芬河。之后又到哈尔滨2次,每次,丁宁都是不忍心扔下未完成的工作而让妻子和岳母抹着泪上火车。第4次检查时,岳母的身体实在吃不消了,无奈之下,妻子背着丁宁将电话打给了大队的领导。直到这时,领导们才知道丁宁家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。之后在领导的勒令下,丁宁终于陪同妻子去了一趟哈尔滨。

  20099月儿子出生后,由于夫妻两个工作都忙,于是把刚刚几个月的孩子送到依兰老家,由爷爷奶奶照看。妻子还好,自己1年能看到孩子就算多了。今年2月,孩子的爷爷打来了电话,说孩子的腿弯曲得厉害。他们把孩子带到依兰县医院检查了一下,医生说是严重缺钙,需要补钙。丁宁当时以为这不是什么大事,谁料,8月份,父亲又给自己来了电话,说补钙之后,孩子的腿依然弯曲得厉害,问他要不要去哈尔滨市的大医院看一看。丁宁没时间,便嘱托爷爷奶奶带着孙子去。诊断结果很快出来,竟然是严重的佝偻病。这彷佛又一个晴天霹雳,炸响在丁宁的头顶。妻子听后大哭不止,虽然能医治,但能否医治得好却是个未知数。

  述说这些时,丁宁的声音甚至是颤抖的。作为丈夫和父亲,面对妻子和儿子的需要时,连起码的陪在身边的时间和温言暖语都不曾给与,那份内疚,是不言而喻的。笔者问他这么做后悔吗?他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是啊,这看似简单的问题确实让人难以回答。正如他所说,他热爱消防,热爱部队。从穿上军装那刻起,他就有把自己的心练就成了无怨无悔,他就注定要把一切,全部奉献给这个职业。但对小家的愧疚,却无时不在侵蚀着他的内心。

  大家或者小家”——顾或者不顾,丁宁就站在那里,不动不摇;悔或者不悔,他也站在那里,不弃不离……